2019-08-01

戴周颖:40年前的南京金陵饭店,走出了两代人的酒店梦

...

前不久,在2019亚洲酒店及旅游论坛年会暨第十四届中国酒店星光奖颁奖典礼上,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原副会长、南京金陵饭店首任总经理周鸿猷被组委会授予“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酒店40人”荣誉称号,共同获此荣誉的还有霍英东、包玉刚、任百尊等为开创中国旅游住宿业做出重要贡献的企业家。

得知外公获奖消息时,海外旅居地产投资开发平台「有一居」CEO戴周颖正在东京银座附近考察一块土地。他考虑在这块仅90平米的小土地上,建造他的酒店品牌“Spatium”旗下的第五栋酒店。家族群里人声鼎沸,祝福不断,他滑动手机屏幕,看到“改革先行者”荣誉名单里外公的名字,不禁勾起许多童年的回忆。

戴周颖是周家二女儿的独子,从小受外公宠爱。“我从小就跟着外公外婆生活,一放学,我就会跑到金陵饭店玩耍,我可以说从小就是在五星级酒店里成长起来的。”戴周颖回忆道。

如今外公已经去世3年,他仍常常会想起那个慈祥的老人。当年那个在南京金陵饭店走廊奔跑、玩耍的小孩,不会意识到,他所见证的是那个大时代潮头上最瞩目的浪花

40年前的酒店梦:中国人自己运营的五星级酒店

1978年12月,根据小平同志利用侨资、外资建造旅游饭店、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指示精神,国务院批准立项建设国内首批6家旅游饭店,包括北京建国饭店、长城饭店,广州白天鹅宾馆,上海华亭宾馆、虹桥宾馆,南京金陵饭店。

在戴周颖两岁那年,南京新街口,四百多位中外嘉宾见证了当年被誉为“中国第一高楼”的金陵饭店开业。除了楼体的高度外,金陵饭店的建成更创造了诸

多中国第一:第一个屋顶直升机停机坪、第一部高速电梯、第一座高层旋转餐厅、第一座室内大型停车场、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己管理经营的国际一流水准大型涉外旅游饭店。而自己的外公,肩负重任,出任金陵饭店第一任总经理。

时代的洪流压在周鸿猷身上是巨大而又具体的。在那个“酒店”这个概念还没取代招待所的年代,如何填满近1400张床位是第一大难题。而更大的问题则来自于另一头的资金层面。金陵饭店虽是国营饭店,实际上建设资本完全是由政府牵线,引进新加坡华侨陶欣伯先生和汇丰银行的近6000万美元的国际贷款转换而来。饭店每花一元钱,背后就需要支付高昂的利息。国内悲观论调认为金陵饭店是个大包袱,无利可图;国际舆论更是怀疑中国人能否管理好如此现代化的高级饭店,债务能否还清。

周鸿猷曾在采访中提到,他在领导面前夸过口:“只要政策不变,只要国际国内保持良好的和平环境,让我们拼搏10—12年,一定能够还清债务,为江苏赚回一座金陵饭店”。而如今依然屹立不倒的金陵饭店告诉我们,他做到了。

在1985年2月2日,是金陵饭店迅速发展的转折点。邓小平第二次来南京视察下榻金陵饭店期间,周鸿猷提出了政策、客源交通、人才培养等问题。邓小平随即答应给予一个“小特区的政策”、增加了直通航班,3个月便开通港宁包机。与此同时,周鸿猷参与创建并担任首任院长的南京金陵旅馆管理干部学院。它是现在南京旅游职业学院的前身,被业界誉为“中国酒店业的黄埔军校”。直到周鸿猷去世,金陵旅馆管理干部学院已为中国旅游业培养了6万多名专业人才。

周鸿猷和周恩来

“直至今天,我也进入了酒店行业,我才终于明白了外公当年的压力和决心。那是一种真正的热爱。”戴周颖回忆道。

改革开放的40年,中国让世界见证了中国的诸多奇迹,让这个曾经生产力被禁锢,市场潜能被低估的庞大国度得以苏醒。无论是意识形态的还是市场竞争中的供给和需求,中国都在经历一个从一元到多元,从粗放到精细,从大众到个性,从大到小的一个变化,对于每一个身怀理想的人来说都是生产力被解放的过程。

而40年过去,人们对酒店的认知也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最开始的招待所,再到后来规模宏大的星级酒店,再到细分成各个功能主题的商务酒店、旅游度假酒店、青年旅馆,再到互联网时代下的共享卧室、民宿等,市场需求也从整齐划一向个性化不断发展,对于周鸿猷提出的“如何为客人提供宾至如归的居住体验”这个从酒店运营的核心问题,在新的时代需要新的答案。

新的答案是什么?在周鸿猷先生的后人中,那个曾经在金陵饭店走廊嬉戏的小孩,重拾初心,又立潮头之上。

40年后的酒店梦:酒店不再是睡眠,而是一种融入当地的体验

周鸿猷的外孙戴周颖是一个长相帅气,风趣幽默的人,在采访中,他提到从小外公便鼓励他多多与人交流,培养自信的性格。“外公教育我做人要低调,大方。对朋友好。反而从来没有过问我我学习。小时候家里没人时,外公都会带着我和外婆一起宴请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在那些朋友面前背诗歌,表演节目是必备的。所以小时候就带着我见世面,长大后也就从来没怯过场。”

戴周颖高中毕业后,赴日就读青山学院大学。2007年加入CyberAgent公司,同年10月加入CA创投。公司上市后,他回到中国,组建了CA中国区分公司并任CA创投中国区董事总经理。七年时间中,他从投资经理晋升为执行合伙人,和团队投出了饭统网、口袋购物、房多多等50多个项目。2013年成功募集首支人民币基金,并于2015年创立引力创投。

但投资并不是他生命的全部。2015年,面对消费升级带来的海外旅行热潮,对居住空间有深深执念的戴周颖发现了日本的巨大市场,于是他与合伙人酝酿出一个做深耕日本市场的海外民宿的项目,并把它命名为有一居。在一次对外媒体采访中,他明确表示,自己会从一个投资人转型成酒店领域的创业者,离不开他的外公周鸿猷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外公的后人里,我是唯一一个留在旅居行业的人,这种传承让我备感荣幸。」

历史对这个家族似乎开着同样的玩笑,一样面对着运营与资金的问题,一样面对政策的问题,但似乎爷孙两辈人都有着共同的基因,在各自的时代里用不同的方式让外界看到他们的创新精神。

做民宿需要大量资金来收房出租,这对任何一个创业公司来说都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门槛,戴周颖设计了一种创新的金融模式:通过设计,将民宿作为资产出售,并通过代理运营的方式进行管理,在为客人创造更多收益的同时,撬动更多资金进行扩张,2016年他与旗下民宿托管公司已经管理了千余套日本民宿。

而后,他发现了代运营的弊端:我们无法保证每个环节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这样是无法提升服务质量的。

他想起当年外公给自己讲的故事。在金陵饭店开业之初,管理层本考虑将金陵饭店的运营承包给专业的外国团队,而周鸿猷却坚持:中国人自己的酒店,需要中国人自己来管理。

于是有一居成立了自己的运营团队,支持24×7三国语言的客服对应,同时还建立了自己的清扫团队,住客好评度大幅提升。这也为之后进军酒店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有一居CEO戴周颖和创始合伙人芦义

创业的道路从未一马平川。2016年底开始,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日本民宿合法化法案正式提上日程。而在合法化法案出台之前,谁也不知道日本民宿究竟何去何从。经过对市场的仔细分析,在市场大变革之际,戴周颖提出了未来旅居的三大趋势:运营品牌化、资产证券化、周边服务系统化。

结合近千套民宿的运营经验,他正式提出了“轻酒店”概念,将独立分散的民宿管理,转变为围绕城市特点打造的统一运营品牌,买地、盖楼,在日本运营中国人的酒店。

首家Spatium轻酒店于2018年6月在东京银座开业,2018年全年入住率超过90%

“最后一次和外公深谈是在2016年11月,跟他说了我想做海外酒店的事情,当时他很激动,我能感受到一种由心而生的喜悦。当时跟我说了很多都不怎么记得了,只记住了外公的那个表情。欣慰,期待中又有点不舍与不甘心。我想不甘心是他没能将过去的酒店带到一个更高的高度,一个国人在全球的高度。不舍也许是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还想多看看自己的后代在自己那么热爱的战场上再延续自己未酬的壮志吧。”

有一居很快跑通了“轻酒店”模式:通过基金及众筹等模式持有土地,进行“轻酒店”开发,实现资产成本上的轻;消费者在民宿平台预定房间后,通过客房的智能硬件实现全自助入住,实现客户体验和酒店服务的轻。从以前酒店动辄上百的工作人员,现在除清扫外,基本只需要一个前台即可,真正实现了智能化的旅居体验。

2018年6月,有一居的首家轻酒店Spatium Ginza在东京银座开业。戴周颖说,酒店最重要的,还是选址。所以他的酒店都建在市中心黄金地段,入住率在旺季可以达到100%。有个有趣的细节是,Spatium的对面就是当年传出在房间放置辱华书籍的日本老牌连锁酒店APA。虽然在日本知名度极高,数据显示SpatiumGinza的入住率远超同区域的APA。

 但戴周颖的野心远不止此,2018年底,位于京都的町屋精品民宿ResidenceJo正式上线运营。

町屋是日本传统建筑形式,地位类似于北京的四合院,京都作为日本古都,町屋已经成为这里的文化标志,且数量有限,町屋作为居住空间的同时,也是旅游景点本身。

ResidenceJo 町屋·二条城

在一次采访中,他在町屋里对记者说“用现代的科技和先进的运营理念,使这些历史中珍贵的东西能够让更多人接受,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2019年初,有一居“见微知筑”设计交流发布会上,戴周颖在演讲时又一次提到了他的外公。“40年前的金陵,到今天的有一居,我们看到一个不同以往的时代到来:我们不再追求物质的丰富,转而追求心灵和体验的充实。当旅行成为当代年轻人的生活必需品,我不禁在想,当新时代的年轻人们穿梭在世界各个城市之间,他们会向往一种怎样的居住体验?当传统的产品和服务已经不再令人满足的时候,他们期待这个领域做出怎样的创新?这一点,我和有一居在做着许多尝试。不管时代如何变化,有一个信念,是从我外公到我一直秉承着的,那就是:要记得,为客人们提供宾至如归的居住体验。”

40年前,那个野蛮生长汹涌澎湃的大时代造就了一个个伟大的先行者。

40年后,这个科技发达自由平等的小时代造就了每个闪闪发光的创业者。

40年,从大到小,是时代变迁,是艰困奋斗,是不断创新,从那些伟岸的背影到星火燎原的后来者,不变的是中国人在每一个时代都不灭的野望。

周鸿猷和戴周颖也许只是历史长河中的小小浪花,但是——”浪花是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的。这一段回忆,将是永远值得珍藏的。

戴周颖与外公周鸿猷

Share the post: